标签:  兔子 短文 长篇 小熊 狐狸 甜蜜 

睡前超污的故事6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睡前超污的故事[精选6篇]由情侣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长长的甜甜的故事、情侣的晚安小故事、给恋人的睡前小故事异地恋、超级甜的故事等故事内容,就到情侣故事网!

睡前超污的故事第一篇-同一个朋友

这两天,小沙鼠总是站在家门口张望,他多么希望好朋友阿黄能像往日一样,突然从沙地的某个角落钻出来和自己玩游戏啊!可是,阿黄有两天没来了。

“阿黄会不会是生病了?”小沙鼠想来想去,决定去看看阿黄,虽然他只知道阿黄住在东边的一棵榕(rónɡ)树上。对了,阿黄是一条小“龙”,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是黄色的,所以小沙鼠亲切地叫他阿黄。

小沙鼠向东边走啊走,没有看到榕树,倒是来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接下来该往哪里走呢?

“阿绿!”就在小沙鼠犯难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欢快的呼唤。小沙鼠回头一看,只见一只小青蛙欢天喜地地向自己跳过来。

“啊……”小青蛙发现自己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的好朋友阿绿来了。”

小沙鼠笑着问:“小青蛙,你也在找你的朋友吗?”

“是啊!”小青蛙有些难过地说,“阿绿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一条绿油油、很会讲故事的小‘龙’。只是,我已经有两天没有见到他了。我知道他住在東边的一棵榕树上,正想去找他呢!”

小沙鼠说:“真巧啊!我的好朋友阿黄也是一条小‘龙’,他也住在东边的一棵榕树上,只不过他是一条黄澄澄的小‘龙’。”

小青蛙欢快地说:“那真是太好了,我们一起去东边寻找我们的朋友吧!”

“好啊!”小沙鼠也很高兴,就和小青蛙结伴继续向东走去。

他们走啊走,还是没有看到榕树,倒是来到一片红彤彤的花丛中。接下来该往哪里走呢?就在他们决定找个人问路的时候,花丛中传出一阵“窸(xī)窸窣(sū)窣”的声音。

“阿黄!”“阿绿!”小沙鼠和小青蛙同时叫起来。

花丛中探出一个小脑袋问:“你们是在叫我吗?我不叫阿黄,也不叫阿绿,我是小兔子。”

“对不起!我们认错人了。”小沙鼠和小青蛙连忙解释说,“我们在找我们的朋友,他们一个是黄色的小‘龙’,一个是绿色的小‘龙’。请问你有看到他们吗?”

“对不起,我没有看见。”小兔子抱歉地说,“对了,我也有一条小‘龙’朋友,只不过他是红色的,我叫他阿红。阿红可好了,帮我做了许多事情。可是,我已经有两天没有看到他了。我正打算去找他呢!”

“你的朋友阿红住在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家的具体地址,只知道他住在东边的一棵榕树上。”

“正好我们的朋友也住在东边的一棵榕树上,我们一起去找吧!”小沙鼠和小青蛙热情地邀请道。

“好啊!好啊!”小兔子答应下来了。于是,他们三个结伴继续向东边走去。

小沙鼠、小青蛙和小兔子又走了好长一段路,终于来到一片榕树林。这里的榕树有很多,他们的朋友到底住在哪棵榕树上呢?

“阿黄——”“阿绿——”“阿红——”他们不约而同地对着树林高声呼唤起来。

“唉——我在这里!”过了一会儿,树林里突然传出一声回应。

“是阿黄!”“是阿绿!”“是阿红!”小沙鼠、小青蛙和小兔子都欢天喜地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他们看见一条棕色的小“龙”从一棵榕树的树洞里慢吞吞地钻出来,爬到一块青色的石头上。

“你不是阿黄!”“你不是阿绿!”“你不是阿红!”小沙鼠、小青蛙和小兔子又同时叫起来。

“是我啊!我是阿黄,也是阿绿,还是阿红啊!”棕色小“龙”焦急地说,“小沙鼠、小青蛙、小兔子,难道你们认不出我了吗?”

小沙鼠、小青蛙和小兔子都摇着头说:“你的声音、体形和我的朋友一个样,但颜色却不相同。”

“哦!”棕色小“龙”连忙解释说,“我是变色龙,能够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体色。在黄色的沙地里,我是黄色的小‘龙’;在绿色的草地上,我是绿色的小‘龙’;在红色的花丛中,我是红色的小‘龙’;在棕色的树干上,我是棕色的小‘龙’。你们看,我现在是不是已经变成青色的小‘龙’了?”

还真是的,刚才还是棕色的小“龙”,现在已经变得跟大青石一个颜色了。

“太好了!阿黄,我终于找到你了!”“太好了!阿绿,我终于找到你了!”“太好了!阿红,我终于找到你了!”

小沙鼠、小青蛙和小兔子又异口同声地关心道:“这两天怎么没有看到你啊?我们都很担心你!”

变色龙举起一只受伤的爪子,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受伤了,没办法去找你们。说心里话,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们!”

“我们这不是来了吗!”小沙鼠、小青蛙和小兔子说着,围坐在变色龙的身边,给他讲故事,说笑话,唱歌

睡前超污的故事第二篇-兔子什么都知道冷笑话

从前有只大灰狼把整个羊村的羊都抓回到了自己的城堡中,它将可怜的绵羊们关在一个大笼子里。

大灰狼决定以后每天吃一只羊,以便能够好好地度过这个冬天。为了确定这些羊究竟够吃多少天,大灰狼开始一只一只数起绵羊来。小白,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怎么会知道,那些绵羊们最后被吃掉了吗?”

“没有没有,它们马上就逃走了。”

“可小灰,它们是怎么逃走的啊?”

“趁大灰狼睡着的时候啊。”

“可大灰狼不是正数着绵羊的数目准备吃掉它们吗?”

“对啊,不过大灰狼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睡前超污的故事第三篇-不愿短尾巴的狗

大巴山区,山大猎场宽,人户分散,所以家家户户都爱养狗,一来可以守猎护青,二来可以看家守夜。这里养狗有个乡俗,都爱短尾,就是割掉一截尾巴。据说——

短尾巴狗机灵些、凶猛些

有一年,大狗雪花生了一只小狗,胖乎乎的,像一个肉球,一身白毛,跟它妈妈一模一样,跑起来,像一团雪球在滚动,它家的男主人(因为念过几年书)给它取了一个怪好听的名字——滚雪。

滚雪一下地,浑身是湿漉漉黏糊糊儿的,妈妈用舌头轻轻地给它舔拭干净。

开头几天,滚雪还没有睁开眼睛,妈妈躺在它的身边,它在妈妈的肚皮下拱呀拱呀,找奶头吸吮。

当它睁开眼睛后,就好奇地东看看西瞅瞅。

一只蝴蝶飞来,在它尾巴上兜圈子,它跳着蹦着去捉蝴蝶,一直追到水塘边,它瞧瞧自己的影子,呀,多像妈妈!只是一点不像,自己的小尾巴长长的,挽着一个圆圈儿,妈妈的尾巴就那么一小段,像半截蜡烛头。

它去问妈妈。妈妈说:“孩子,凡是这里的小狗长大都会被割断尾巴的。”

“是长尾巴不好么?”

“不是。”妈妈摇摇头。“尾巴对我们来说是很有好处的,它是指示器,比方,摇摇尾巴表示亲热,竖起尾巴表示愤怒,夹着尾巴表示害怕。”

“那为什么还要割断我们的尾巴呢?”滚雪又问。

妈妈说:“听主人讲,短尾狗要机灵些,凶猛些。”

“真是这样吗?”

“唉,我也说不清楚。”妈妈叹息一声。“据说这是一方的乡俗。”

滚雪听了,睁大了眼睛,心想——

我可不要短尾巴

从此,滚雪十分小心,害怕主人割断自己的尾巴。

有时,它在院坝里转着圆圈,用嘴去咬自己的小尾巴,看是不是还在那里长着。

白天,它蹲在院子里;夜晚,它伏在阶檐下。整日守着家门,寸步不离。

它格外听主人的话,小主人教它在地上打滚,它很快学会了;让它竖着后腿立起来,它也很快学会了。

它格外亲近主人,老远,见主人收工回来,便迎上去摇着尾巴,用前脚扑打着主人的裤脚,好像是在为主人拍打尘土。

一天夜晚,滚雪在屋子外边躺着。忽然屋里传来小主人的哭叫声,它急忙竖起耳朵。

“哼,不听我的话,看我把你耳朵揪掉!”这是女主人的声音。

“哎,莫打娃娃嘛,莫打娃娃嘛。”这是男主人的声音。

“不打不成材,黄荆棍下出孝子!”女主人愤怒了,只听“啪啪啪”的鞭打声。

“你疯啦!”男主人也愤怒了,“砰”的一声,大概女主人被推开,打翻了凳子。

“管教娃娃是这种办法么?”

“这是老规矩。”女主人气吁吁地说。“就像狗,要短尾,不短尾就不凶猛,就不机灵!”

滚雪惊住了。难道好人是打出来的?好狗就非得要短尾么?

呀,要想不短尾,只有逃——  逃到山里去

它没有告诉妈妈,便逃进了深山。

山里真大,有数不完的树木,看不够的花草,它觉得很新鲜,很自由。

只是一样不好,没有现成的食物。开初,它肚子饿得咕咕叫,只好凭着自己灵敏的嗅觉,捡一些死鸟儿和死老鼠充饥。

睡前超污的故事第四篇-鸭嘴兽小姐的诅咒

那段日子,蓝辛总是神神秘秘的,突然会在某一瞬间停住,定格了一样。巫俊对此颇感好奇,难不成是中了什么魔?

蓝辛在座位上又摆Pose时,巫俊使劲一拍她。蓝辛的眼睛瞪得铜铃一样,嘴噘得像个鸭嘴兽,说:“巫婆俊,你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咒你这辈子都穿越不了!”

“穿越?”巫俊就是听到外星人进攻地球也大概只会这么惊讶了。

“那当然。你都不看电视的吗?电视上那些像我这样智慧与美貌并重的丫头就是这样突然穿越到宫廷里面去了,然后啊,那些王爷贝勒个个都爱她!”

巫俊看着蓝辛的嘴噘得像鸭嘴兽,他脱口而出:“你穿越是去清朝吧?清朝也不流行你这样的鸭嘴兽小姐啊!”

“你说什么?”蓝辛不高兴了,“哼,巫婆俊,我诅咒你运动会得最后一名!”

鸭嘴兽小姐的一句咒语,全校110米栏纪录保持者巫俊连半决赛都没进去。原因也很离谱,四分之一比赛前,巫俊肚子痛,他跑了趟洗手间。回来,比赛结束了,他被当成弃权处理了。

沮丧的巫俊思来想去,也就是自己比赛前吃了鸭嘴兽小姐送的一根冰淇淋最可疑了。难不成难不成自己误了她的“穿越大事”,她便用计陷害自己。他在看台上四处寻找蓝辛,可哪儿有她的影子啊!

巫俊一直找到校园外,一眼就看到蓝辛,此刻她在冲着卖冰淇淋的人嚷:“你说,你这冰淇淋是从哪儿进的货啊?我同学就是吃了你这儿的冰淇淋坏了肚子,比赛都没比成!”

摊主是个一脸横肉的矮胖子,他说:“你这妞胆肥得竟敢砸我黄四爷的场子!”

巫俊看大事不好,赶紧跑过去,拉着蓝辛就走。走出去好远,蓝辛还在挣扎,“你干什么啊?”巫俊松开手:“你跟这种小混混吵架,万一这会儿穿越了,你还不到水泊梁山上当孙二娘去了啊!”

蓝辛笑了,转而又严肃起来,“他们是在卖假货。我仔细看了,伊利的冰淇淋,他们的包装上写的是伊梨!”

“你怎么知道我去了洗手间?”

“我你是班里的刘翔,我当然留意你啦!”蓝辛噘着嘴,闷闷不乐,“我怎么也没想到因为我的好心我之前还诅咒过你。”

巫俊笑了:“你诅咒灵验还用在这里待着吗?幼稚!”

“我就幼稚,不行啊?”蓝辛的嘴又噘了起来。巫俊看了,说:“鸭嘴兽小姐,小心穿越!”

睡前超污的故事第五篇-阿花婆婆的小酒馆

阿花婆婆在山脚下开了一间小酒馆,小酒馆里只卖阿花婆婆自己酿制的米酒。

米酒开坛,一股浓得化不开的甜香味瞬间弥漫在整个屋子里,来这儿吃饭喝酒的客人,就是冲着阿花婆婆的米酒来的。

米酒好喝,哪怕喝再多,也不醉。

好喝的米酒别说大人爱喝,就连从不让小孩儿喝酒的大人,也会带自家小孩儿来这儿喝喝米酒。天冷了,小孩儿喝了阿花婆婆的米酒,身子暖暖的,小脸蛋红润润的,一整天都不觉得冷了。

“走好呀!明天再来呀!”天刚擦黑,阿花婆婆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小酒馆打烊了。

打烊了的小酒馆前面挂着的小红灯笼亮起来了,在寂黑的冷风中轻轻摇曳着,好几里外的地方都能看到这亮闪闪的红光。

“快呀,快走呀!我都快等不及了。”寂黑清冷的夜里,有个快活的声音从山上往山下的方向响起来。

“是呀,是呀,我也等不及了。”又一个声音说,语气中透着一股兴奋。

“哎呀,你怎么落下那么远?我们可是好不容易偷偷溜出来的,你就不能快一点儿吗?”那个快活的声音在催促。

落下的孩子的身影明显要比走在前面的那两个小一点儿,小不点儿加快了脚步。

黑暗中,三个身影在山里匆匆地走着,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儿。

“阿姐,快看哪,那儿有亮光。”紧跟在阿姐后面的身影突然指着前方兴奋地叫起来。

“没错,就是那儿,看来我们没有走错路。”阿姐欢快地说,三个身影加快了脚步,朝亮光奔去,那亮光正是来自那个在冷风中摇曳的小红灯笼。

“等等!我们不能这样过去。”阿姐突然停下脚步,把身旁的两个身影拉到一棵大树的后面。

只听树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随后,三个孩子从树后走出来,他们奔向了悬挂着小红灯笼的那间小木屋。

“砰!砰!砰!”敲门声惊醒了已入睡的阿花婆婆。

“呀!这么晚了,会是谁呢?”阿花婆婆房间里的灯亮了,接着,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

门开了,一股冷风迎面扑向阿花婆婆,阿花婆婆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可当她看清站在门前的是三个小孩儿的时候,阿花婆婆吃了一惊,“天哪!你们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三个孩子站在门前,特别腼腆,也不说话,只管呵着气跺着脚,阿花婆婆急忙把他们拉进了屋。“砰”的一声,门在三个孩子身后急急地关上了。

“瞧你们这几个孩子,穿得这么单薄,有没有着凉啊?”阿花婆婆一进屋,就忙活着翻衣箱,在衣箱的底层翻出了三件蓝布碎花的小棉袄,“来!孩子们,快穿上吧!”

阿花婆婆翻出来的这三件蓝布碎花小棉袄,是她的孩子们小时候穿过的。现在看到这三件小棉袄穿在三个孩子的身上,阿花婆婆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她的眼睛一热,有泪在闪闪发光。

“婆婆,您怎么哭了?”最大的女孩扯扯阿花婆婆的衣角,怯生生地说。

“哪里哟,是婆婆的眼里进了沙子哟!”阿花婆婆赶紧撩起衣角去揉眼睛。

睡前超污的故事第六篇-请狼入瓮的故事

这几天,老狼馋极了,总是吃些鸡呀、兔呀的,真没劲,他想吃新鲜(xīn xiān)的鱼了。

老狼不会捉鱼,他去河边请教小猪。小猪想起好朋友小公鸡和小兔,他们就是被老狼夫妻骗进笼子里,逮(dǎi)住吃了的。小猪早想惩罚(chénɡfá)老狼了,就是一直没机会,这次可不能饶了他。小猪想来想去,装作很亲热的样子在老狼耳边说:“办法多得很,就是不知道您是不是愿意按我说的做。”

老狼只想着要吃鱼,急切地说:“快说吧,我保证听你的安排。”小猪拿来一个大大的鱼篓(lǒu),让老狼背在身上,并在鱼篓里装满石头。小猪指指池塘说:“下到水深的地方,鱼儿多的是。”

老狼转了转眼珠子:“那我不沉下去了吗?别整我啊。”小猪不慌不忙地说:“不沉下去哪能捉到鱼啊?等你捉了鱼就放在鱼篓里,每捉一条,就拿出一块石头,鱼捉满了,石头也没了,你不就浮上来了吗?”老狼想想也对,就乖乖地背上鱼篓往水里跳。他在水里扑腾(ténɡ)几下,就没了影儿。

老狼太太找来了,小猪指着池塘说:“说好了捉满鱼篓就上来的,难道他在下面自己吃起来了?”老狼太太气呼呼地说:“这个自私的家伙,竟然不顾我。看我不找他算账才怪呢!”说完也让小猪给她背个鱼篓,“扑通”一声跳了下去。很快,她也没了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7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