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兔子 短文 长篇 小熊 狐狸 甜蜜 
广告位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5篇

本文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精选5篇]由情侣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鬼故事校园短片、校园宿舍鬼故事在线听、鬼故事校园宿舍、校园鬼故事短篇300字左右等故事内容,就到情侣故事网!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第一篇-她再次出现了(她出现了续集)

4月30日,那天我正在教室里上课,年级组长带着一个中年男子来到教室和正在上课的老师打了声招呼,便把我叫出去了。这时我才知道,这位中年男子就是一年前我们学校去体验农村时那位已经去世的老村长的儿子。  他向年级组长说了几句后,年级组长就出去了,办公室里就剩了我们俩。他对我说,村长死了,是死在那个鱼塘边的,已经是第4个人了。我看到他一副痛苦伤心的样子没做回答。他继续说着,他说我是唯一见过那个东西,而且还活着的人。这下我全明白了,他要我回去找那个一年前我见过的鬼。我沉默了,我不想再回去,再去回想那段恐怖的经历。忽然他跪在地上求我,乘5.1大假,和他回去。我一直摇头,我真的不想再去承担那份恐惧的心情了。他见这样,伤心的扭头走了。走之前他对我说:你是逃避不了的,她会来找你的。  回到家中我一直想不通,村长儿子干嘛要来找我,我可以做什么吗?但我真的不想再回想那段经历了。嘟,嘟,嘟电话响了,是俊。俊是我们班神鬼方面的专家,他看过很多鬼书,和恐怖影片,一年前要不是他给我带上佛珠,恐怕我已经不能在这里对大家讲这个故事了。俊直截了当的对我说,今天那个来找我的人是一年前那个恐怖村村长的儿子,关于那个女鬼,他已经调查过了,她是在5年前,因为家人反对她嫁给一个穷青年,在山上和家人吵嘴,失足滚下山跌进山下的鱼塘后死的,后来变成了女鬼,听村子里的人说凡是见过那个女鬼的人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他接着说到,4月30日正是她的忌日。同时我一阵心慌尤然而生。俊最后说到,村子里的人还说,每逢她的忌日,她最有可能出来。我心里慌了起来,我大叫着叫俊不要说了,俊听到这副声音再挂电话前最后说到,他马上赶过来。我挂上了电话。打开房门,奇怪的事父母不知都到那里去了,家中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一看时间9:57了。我莫名的一阵一阵的心慌起来,害怕再看见那个不该出现在我生活里的鬼。我气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为何如此害怕。我慢慢坐到书桌边,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其实我根本冷静不下了,我坐在椅子上,呆了好长时间。忽然间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这个小房间里似乎多了一个人,他就在我的背后,我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吸声。一滴豆大的汗珠从我头上顺着我的脸落了下来,我已经知道,她来了。我告诉自己不要在逃避了,也不能在逃避了,也逃避不了了。………………  我强迫着自己转过头去,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头上的汗珠不停地一滴一滴的落下,头也开始有点想抽筋式的抖动,房间里似乎都变暗了,只有我的周围可以看的到,像电影里所用的幕布,把我笼罩在一篇黑暗之中。………………  没有,什么都没有,还是一片黑暗,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感觉到有一个人就在我的身边,而且已经很近很近了,他的呼气声,似乎还带有十分阴森的叹气声。但我什么也看不见,这才是最可怕的,我害怕他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怕那样我……我不敢再想下去。没等我有什么时间思考,一只极其苍白带有很长指甲的手从我的眼前从下方伸上来,我的脸又开始不争气的抽筋起来,非常不正常的大幅度抖动,让我的视线都收到了影响,刹那间,我的左脚,似被人的抓了,有指甲狠狠地掐如了我的皮肉之中。我忍住疼痛,头顺这那只恐怖的手向下方看去。  啊!我大叫,那个女鬼就在我的脚下趴着,一只手狠抓住我的脚。我本能性逃脱着,椅子一翻,我整个人摔到在地上,但她的手还是抓住我不放,我大喊大叫并拼命地挣扎着。她说话了:为什么,我不能嫁给他。她的话有点模糊,并且带着阴森恐怖的颤音。我用尽最后的力气继续挣扎着,她凌乱的头发把她的脸彻底盖主了,比我第一次见到是更恐怖,更害怕她抬起头来的样子。  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还是让我看到了――她渐渐的把那张恐怖的面孔抬了面孔。脸上那道大口子里面开始有蛆虫在爬动,和上次一样,还是一只眼睛翻白。她阴森地向我笑着,手抓的更紧了,我的左脚开始有血流出,我已经无力继续挣扎了。她向我爬了过来,一边还说着:为什么,我不能嫁给他;为什么,他不能娶我;你能帮我吗?接着又跟着一连串的嘿嘿嘿嘿的阴笑。我知道我是不可能逃脱了,虽然自己极其的恐惧,但我还是大胆地开口对她说:事情都过去了,那个青年已经结婚了,希望你不要在害人了,回阴间吧!  不知道为什么,回阴间吧我说的特别大声。她的表情突然变了,是伤心吗?一边摇头一边带着仇恨的脸色说到:他会后悔的,你不会和他一样对吗?你会绝对忠心你的爱人直到永远对吗?接着又是一阵嘿嘿嘿嘿的阴笑。  渐渐地,她的样子开始模糊,开始消失了,马上一切回复了平静。我坐在我房间的地上,面前是一滩水,脚腕上的伤痕历历在目…………  12点半左右,俊和我的父母一起进了我的房间,然后问东问西,我只是傻傻地不作声。这样大约一周的时间我才回复正常,我现在只希望那个女鬼不要再害人了,安心回阴间吧!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第二篇-匿名举报

四周黑黑的,传来唧唧的虫声。

他走着,脚步很轻,有种虚飘的感觉。可是,心里仍很害怕,四周望望,没有灯火,没有人家,一片荒野里,是陡峭的山崖,黑森森的林子。

一星星萤火虫,带着淡绿的光飞舞,很阴森。

他拿出手机,可想想,不敢拨。

他知道,现在,公安到处寻他。

他接受贿赂,贪污公款,这些,不知被谁匿名告发了。而且,听说还有录像。奶奶的,自己做的很隐秘,没人知道啊。

事发后,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第五任妻子哭着,泪珠一颗颗落下,梨花带雨一般,让人心痛。

妻子摇着他的肩说:“怎么办啊,听说,公安已插手这事了。”

他急了,再次问:“真的吗?”

妻子说:“外面都传疯了,就瞒着你。”

他额头渗出汗来。那些钱,他都存在一张张银行卡里,妻子保管着。他怕,到时自己被戴上铐子,送上刑场,“砰”的一枪,什么都没了。他还没享受够,还没活够啊,自己才五十多岁,后面的日子还长呢。

望着妻子,他心情烦乱,可怜巴巴地道:“想个办法啊。”

妻子虽年轻,才二十多一点,可点子多,长长的睫毛一眨,就是个主意。

妻子水汪汪的眼睛不停地眨着,可就是没办法。

他急了,求她,甚至跪下来:“一日夫妻百日恩啊,求你了。”

妻子拉着他,眼睛突然一亮,想出个主意。办法很简单,他去山里暂时躲避,留下张纸条,告诉公安,不用找自己,自己自知罪孽深重,已经自杀了。钱嘛,全部挥霍光了,一文不剩。

他可怜巴巴地问:“行吗?”

妻子肯定地说:“行,一定可以的。”

妻子还说,过段时间,事情过了,我们可以隐姓埋名,悄悄享受这笔钱。他想想,除了这,没别的办法。于是坐下来,按照妻子说的,写了张纸条,夹在笔记本里。到时,警察一找,准能找见。干完这些,他拿着包,悄悄挥别水灵灵的妻子,依依不舍地走了,到了山里。

妻子说了,这儿人迹罕至,搭个棚子,暂时住下,她会按时送来东西的。

想到娇滴滴的妻子,他的心里酸酸,有种流泪的感觉。

上了山,走到一处山崖处,背后突然袭来一股风声,他一声惨叫,被人推下悬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慢慢爬起来,想回去。这儿,并非人迹罕至,原来也有人啊,甚至还有人想要自己的命,看来是躲不住的。暗夜里,他感到处处好像都有眼睛望着自己,有铐子等着自己,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胆战心惊的,他下了山,脚步轻飘,不一会儿,竟然到了自己的家。

他不敢回家,怕公安在家蹲守。(转载自鬼大爷:请保留此标记!)

他想,听听窗户,安全了再进去。

窗户没关严,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轻声问:“你是怎么把他推下去的?”

一个男人的声音道:“我躲在那儿,狠狠一掌,他就跌下了万丈深渊。”一边说,啧的响了一声,是亲吻声。女人媚媚地笑了,腻声道:“坏蛋,杀人老公,占人妻子。”

男人色色笑着,问:“究竟谁匿名举报他的?”

女人一笑:“你说呢?”

“你?!”男人惊问。

女人吃吃笑着:“不这样,那钱能转到我们手中?”

他听了,火气直冒,屋中两人,女的是自己妻子,男的是自己那个年轻的司机。原来,一切都是他们谋划的,谋杀他,占有他贪污的钱财。

他忍不住大吼道:“贱人,竟敢这样?”

可是,他感到,自己的声音空空的,飘散在空中,激不起一点儿浪花。

他很愤怒,准备踹门,这才发现,自己身子一飘,竟然进了家。客厅里,挂着一幅黑纱照片,是自己的。

他一惊,这才知道,自己已死去几天了,现在四处飘走的,是自己的鬼魂。

第二天,他的妻子和司机被公安拘捕。是有人匿名电话举报,至于举报者是谁,一直没有查出。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第三篇-预言

“我总是会在某些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肚子突然就变得很痛,你可以理解吗?那种像是突然被捅了一刀一样的感觉,好像下一秒就会死!突兀的没有任何预兆的痛!”

“或许是您的身体某个地方正在病变,建议您去做一个全身检查。”医生手指交叉放在桌子上,目光诚恳的看着眼前激动的年轻女人。

如果不是一副神经质过头看上去眼睛浮肿肤色暗沉的模样,她也是个美人。

女人激动起来,像是被踩到了惊恐的开关,她颤抖着拉开包包拉链,在里面翻找起来,化妆品的小瓶子和各种杂物碰撞在一起发出咯咯的闷响,一张折痕不整的单子被拿了出来。

“但是医生,我的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啊!全都是正常的,可是我总是觉得自己很痛……”女人的神经像是已经被绷到了极限,她颤抖地说着,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医生刚想帮她分析产生这种状况的原因,女人突然就像发疯了一般扑上去掐住了医生的脖子。

“你快治好我!快点!我已经感觉到了,最痛的时候就快要到了……”女人用力的掐着医生的脖子,仿佛只要再用力一点,就可以将自己的疼痛转移到这个男人身上。

医生被死死的按着,女人仿佛是用濒死时使出的最大的力气掐着他,使得医生完全无法挣脱开她的桎梏。

就在医生觉得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时候,女人松开了他的脖子,神情恍惚颤颤悠悠的站直了身体,毫无表情的脸上已经泪流满面。

“我……我要死了。”

女人提起了包,整具身体只有眼睛还透着属于人类的光。

她像一块温暖的死肉一般,打开诊室的门,慢慢的走了出去。

医生捂着自己的脖子,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快被病患掐死。

一年前第一次有这样的病患出现,口口声声的说着自己哪里痛的要命,最后的结果出人意料般的一致,而且这就像是会传染一样,最接近病患的人,比如说父母、丈夫、妻女、亲友?总是会在不久之后出现同样的状况。

一年之内这病毒一般的疼痛预告已经蔓延到了整个城市。

天空阴沉沉的,仿佛即将有大雨要倾盆落下,女人站在站台和别人一起等公交车,不熟悉的人之间没有交流,大家就像一只只行尸走肉。

肚子的阵痛有所缓解,其实那是可以忍受的痛,但是忍受它的同时便无法去做其他任何事情。第一次痛的时候并没有给女人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浅浅的,好像被刀锋轻轻蹭过,很痛,但是转瞬即逝。那种痛发生在一个月前,这之后隔了几天又痛了一次,每一次疼痛的时间都在延长,而且发作的时间越来越近。

她要死了。

女人面如死灰的看着前方,公交车停在了面前,她伸出腿跨了上去。

又开始了。那种被刀锋轻轻划烂肚子内部的感觉。

女人伸手扶住了公交车的座椅,几乎是瘫倒在了地上,车上的人都看着她。

手指上的蔻色指甲油已经残破,但是却没有重新加上颜色,女人额上留着冷汗,她预感到这一次的疼痛将无法停止,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痛!

但是很奇怪,就在即将触及死亡界限的时候,她突然暂停了一切痛感,身体处在这一个月以来最为舒适平和的状态,她几乎快忘了这种正常人身体的感觉。

女人动了动手指,有些迟疑的借力,缓慢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在周围人的目光下——车子突然颠簸,运载钢筋的车辆和公交激烈碰撞,一切事情霎时变得凌乱不堪。

一根钢筋插在了女人的肚子上。

刚刚还平静舒适的身体又被那种幽灵般的痛感笼罩,血液流动,一个月累积的所有东西全都在腹部的伤口处爆发,她并不是因为一根贯穿了肠子的钢筋而死的。

——致命的痛感最后一次变的强烈。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第四篇-胖妞

人人都叫她胖妞,连她自己都几乎忘了自己本来的名字。“胖妞”,挺好的,既让人可以称呼,又能让人明白:她是一个多么随和的女孩子。

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胖妞刚出生的时候比一般婴儿小很多,妈妈曾担心她养不活,太小了,像刚落生的小猫似的,连哭都没有力气,缩在小小的暖箱中,身上插满了管子。

小时候,没有小朋友和她玩,她身体弱,周围的孩子家长都告诉自己的孩子,要离她远一点,不要碰着她,她太弱小了,动不动就生病,医院是比家里都亲切的地方。每当不生病的时候,天气好,她就搬着小板凳坐在阳光里,看其他小朋友追跑打闹玩得不亦乐乎,心里很羡慕,却也很无奈,没人来招呼她。

有一天,邻居阿姨来找妈妈,阿姨一进门,她就闻到一股甜甜的香味。阿姨笑盈盈的把一小篮带馅儿的芝麻软糖放在桌上,招呼她尝一尝,然后拽着妈妈的胳膊进了里面的屋子。

芝麻软糖好吃极了,馅儿是用牛油煨过的细红豆沙,一口下去香得直耸鼻子,甜蜜的滋味,让整个口腔都暖洋洋的,她吃着糖,听着屋里妈妈和阿姨咯咯笑着聊天,她们故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听得到。

“小王儿,大姐谢谢你,那天要不是你出来说句公道话,这次街道分配搞卫生的任务,还得叫我们家去通下水道。”王阿姨愤愤不平的说:“我们家今年都通了不知道第几次了,还不是看我男人不在家欺负我。” 鬼故事大全

“大姐,您别客气,我也是有什么说什么,上次您家通下水道的时候我就看不下去,大冬天,大伟这孩子搞得浑身都湿了,到底回去发了三天烧,孩子还小呢,可不能这么开玩笑,您家大哥不在家,街道本应该多照顾照顾,我是看不过眼才说的。”妈妈小声说。

“那也得谢谢你,不是你提这个头,也没人帮我们说句话。”阿姨又道谢。 妈妈忙连说不用,又说:“大伙也都帮着说话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胖妞只顾着听壁角,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差不多把一篮子的芝麻糖都要吃光了,掉落的芝麻在篮子地下沾满了一层,用舌头舔着吃,芝麻被牙齿咬得喷喷香。

答谢正直的礼物,是这么让人高兴的。

有一天,胖妞正在外面坐着,远处的小朋友们围着圈圈玩游戏,忽然一个穿红衣服的小朋友被人从队伍中推出来,直接推了个大跟头,胖妞认出来,穿红衣服的是后院的妞妞,几个平时就很厉害的小女孩跳出来,对妞妞大喊:“我们不和你玩了,不理你。”

妞妞噌的跳起来:“不理就不理!” 恐怖吧

女孩子们手拉手,故意气妞妞:“哦,没人理没人理,哦,自己玩去吧。”

妞妞一赌气就跑了,径直冲着胖妞跑过来,胖妞心里一阵激动,妞妞真的跑到面前,拽住胖妞的手:“咱俩玩吧。”胖妞赶紧点头,妞妞特意拉着胖妞的手晃了晃,回头瞧那些女孩子,然后大声说:“走,上我家去玩娃娃。”妞妞有一套很漂亮的娃娃衣服,还带着娃娃用的发卡和手拎包,这里的女孩子都羡慕,胖妞没想到,今天她居然有运气可以玩得到。

她们在妞妞家玩了很久,妞妞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似的,她把娃娃丢在胖妞怀里,自己只顾坐在一旁和胖妞絮絮叨叨的讲着原来那些伙伴的坏话:佳佳是个小气鬼;丽丽的手绢总是很脏;萍萍的妈妈特别事儿多;娟娟娇气最爱哭。胖妞没有搭一句话,她的注意力都在娃娃身上。娃娃可真漂亮,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头发,只肯安安静静的笑,不会和任何人吵架,胖妞摸着娃娃,心里很希望将来的自己也能够是娃娃这样的漂亮。

一直到太阳差不多要下山了,妞妞才又走过来拉住胖妞的手:“刚刚我跟你讲的话,都是秘密,你要答应我,一个人也不能告诉。”

妞妞很郑重其事的看着胖妞的眼睛:“尤其不能和佳佳、丽丽、萍萍还有娟娟说。”

胖妞被搞得有点紧张,她细瘦的手被妞妞抓的生疼,胖妞连忙点头答应了妞妞,但妞妞仿佛还是有点不放心似的。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

小明和女朋友鬼故事第五篇-来自古墓的诅咒

耀叔年近四十,高高瘦瘦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骨架严重掉色的近视眼镜,常年穿着件发黄的白衬衫,一阵风吹来,让人感觉飘飘欲倒。他是我们村希望小学的校长,也是唯一的老师。

耀叔酷爱化学,在他那间简陋的办公室里,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瓶罐,瓶罐里面装着各种化学物品。耀叔平日无事就喜欢一个人待在这屋里,神情严肃地对着这些化学物品鼓捣上半天。他一再告诫我们,千万不可私自碰他的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很危险。

在我九岁那年,几场大雨过后,我们村头的河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一天早上,在河边洗衣服的李家媳妇突然跑了回来,拿了个怪模怪样的东西,问村民们这是啥玩意。

大家对着这个浑身沾满泥土猪头大小的东西研究了半天,有人说是尿壶。耀叔的老婆麻花挤了进来,抢过那“尿壶”,左右瞧瞧,敲了几声,说:“啥尿壶!这是古代的铜器,王瞎子来我们村里找的就是这东西,值钱着呢。”李家媳妇说这东西在河边多着呢,大家便纷纷向岸边寻去。

我们村在一处偏僻山坳里,穷乡僻壤,出入交通不便。王瞎子是从城里来的草药商人,瞎了一只眼,每两三个月便不畏艰辛进山一次,收购一些草药,偶尔见到一些我们从大山上捡回来的“破铜烂铁”,便很爽快地抽出几张票子,欢欢喜喜地带走。

大家沿着河岸向上流找去,又发现了几件怪模怪样的古董。麻花很振奋,说肯定是大雨冲垮了山上的某一座古墓,把里面的古董冲到了河里,她鼓动大家回家拿锄头铲子,一起上山挖古墓发财去。

我妈立即跑回家,把我那正在地里耕田的阿爹给找来。耀叔急匆匆赶来阻止大家,说:“古墓是受保护的物质文化遗产,大家千万不能挖。”

麻花破口大骂:“保护个屁!老娘我只认票子,家里都穷得揭不开锅了,你整天就只晓得那几本破书和那些狗屁化学,倒要老娘我一个女人整天起早摸黑养活你。”

耀叔一下子就哑了口,无奈地站在一边。麻花是耀叔他娘临死之前从邻村给他娶回来的老婆,性情凶野,我们学校里的孩子暗地里都叫她母老虎。她心情不好时,指着耀叔的鼻子把耀叔骂得狗血淋头,而耀叔只是委屈地站在一旁任由她辱骂。我们心里都为耀叔抱不平。

耀叔见村里人都手拿工具跑了过来,便只好跟着大家一起向上流寻去。经过一番寻找,我们终于发现那个古墓的墓穴。

在河岸的一侧,有半截山体被雨水冲垮了,把那古墓切掉了一小半,露出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口,那洞口边还零散埋着一些随着泥土倾泻下来的古董玩意。

大家一拥而上,捡走了洞口边的古物后,便一个个爬入洞口。古墓共有三间墓室,里面堆着各种形状的瓷瓶铜器等一些古代的东西,主墓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口年代久远色泽暗沉的大棺材,看起来相当神秘恐怖。

群众的力量更是可怕而不可估量的,没一会儿,偌大的古墓里头所陈摆着的东西就被我们村的村民一扫而光,只剩下那口黑森森的棺材无人敢碰。

耀叔在一旁看着墓墙上壁画里的古文,嘴里喃喃有语,说是这古墓的主人是宋朝一个姓傅的贵族的夫人,死时才二十六岁。然后耀叔突然脸色一变,大喝一声说:“这古墓里的东西千万不能拿!”

大家惊讶地看着耀叔,耀叔指着壁画上最后一段文字,颤抖着说:“这里写着‘扰吾妻安宁者,不日必毙’!”

大家问耀叔是什么意思。耀叔便将这古话解释了一番,说这可能是这古墓女主人的丈夫下的诅咒,大家最好还是把东西放回原位吧。听耀叔这么一讲,大家都有些害怕。山里人本来就比较迷信,挖死人的东西也是仗着人多,这时恐惧从心中陡然升起,不知咋办才好。

还是麻花比较有魄力,她把手里的铜器往洞口外一扔,大声说:“老娘我就不信这个邪,一个死人还能把我咋地?大家别听这书呆子胡说,把票子拿在手里才是实实在在的。来,虎四,帮忙把这口棺材打开,看看里面还有啥好玩意。”

虎四是李家媳妇的小叔,平时游手好闲,经常跟临近村的几个小伙子去扒火车偷东西。他鄙夷地看了耀叔一眼,便帮麻花打开棺材盖子。

麻花和虎四打开棺材盖后,脸上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两人匆忙抢夺着棺材里的物品,将值钱的项链什么的塞进自己的裤袋。耀叔见此无奈地叹气摇了摇头。

我很好奇那棺材里的死人到底长啥样,便靠近探头瞧。这一瞧可把我吓坏了,那口宽敞的棺材里躺着一架死人的骷髅,骨头白森森的,两只眼睛黑洞洞的。我不停地打着冷战,后领被我妈一把抓住:“你这千刀万剐的,死人骨头有啥好看的?快给我帮搬东西回家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488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