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兔子 短文 长篇 小熊 狐狸 甜蜜 
广告位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精选5篇]由情侣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长篇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学姐、校园长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它的电话不要接等故事内容,就到情侣故事网!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第一篇-悬疑故事之秘密

葡萄树,葡萄花,葡萄架下有人家……

早上六点,华太太的高跟鞋又开始来回地踩空荡荡的公寓。华太太四十七岁,人已发福了,肥胖的脚上却硬是固执地套上了瘦骨伶仃的皮鞋。脚和皮鞋就这样日复一日地互相折磨着。

窗外是公元一九三二年夏天的潮湿空气,院子里的葡萄架上大片墨绿的叶子肆无忌惮地铺陈着。各式各样翠色的藤蔓绵软地越过墙头,又无力地耷拉在外墙壁上。华太太开始高声叫喊:“小翠,叫华艺起床!”

小翠是家里的女仆。华艺是她的独生女儿。

半小时后,华艺终于打着呵欠出现在她面前。华艺已经二十六岁,还没有婆家。她好像也不打算有婆家,所以每天心安理得地睡到下午三点。现在她脸上的神情,显然很不满意华太太打搅了她的睡眠。

华太太尖着嗓子吼道:“华艺,你简直就是一头猪!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多少天没回家了?”

华艺软软地靠着门框想了一想,的确似乎好几天没有见到华医生了。以前华艺选择在下午三点起床,是因为下午三点的时候,华医生就会从诊所回来,然后开始在家里敲锣打鼓地唱戏。华艺不得不起床。

华医生爱好唱戏一直远大于做医生。但是他的戏不能够养活他,做医生却能。

这的确是很悲哀的事情。就像他爱着的女人没给他婚姻,他从小就厌恶的女人却和他一张床上躺过了三十年。所以,华艺从出生开始,认识的就是一个不开心的华医生。

此刻的华太太似乎已经达到了爆怒:“他已经六天没有回家了!快去报警,也许,他已经被人杀了,可是你这个他唯一的女儿却还是每天像猪一样睡着!”

华艺笑了,华艺宁愿相信华医生去捧某个戏子去了,所以一直没回家。华艺当然知道华医生有多不喜欢去面对华太太那张喜怒无常又神经质的脸。

华太太有多神经质?

华艺十四岁那年,华太太从外面回家,看到了华艺裙子后面的血。华艺解释,是帮家里的男仆杀鸡的时候染上的。

华太太一语不发地走进了房间后,悄悄掩上门打电话报了警:“警察先生,请您立刻带人到我家,我家女儿被仆人强奸了!”

警察迅速带走了第一次杀鸡,满手鸡血的男仆。围在门外的邻居也迅速带走了华家女儿被强奸了的消息。

男仆在警局被打了半个月后,终于无罪释放了。华艺也被女校劝退了,因为女校的校长听说华艺已经怀孕了。

所以华艺虽然并不丑,但是二十六岁仍然没有婆家。华太太好像一点不后悔当初的行为,她认定当初的男仆一定贿赂了警局的化验员,才会将人血化验成鸡血。

所以华艺现在听到华太太又要报警,才觉得好笑。笑完以后,她忽然想狠狠掐住华太太的脖子。她甚至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华太太柔软肥胖的脖子,掐在手里是多舒服的感觉。

华太太当然猜不到华艺现在在想什么,所以华太太继续尖着嗓子叫道:“你是不是不想报警?你的心是肉长的吗?你爸爸大概已经被人剁成块了,你还不报警?”

华艺淡淡道:“我宁愿去找私家侦探,他们的效率一向比警察快得多,警察只会白吃饭。”

华太太不说话了,她认同了华艺。不过这一次她同样猜不到华艺在想什么。华艺只是忽然想到了她十四岁以前的时光。

十四岁以前的时光里有一个秘密,那个秘密是和侦探有关的。

华艺遵从母亲的话,决定去为父亲的失踪作出女儿该有的努力。她走回房间,开始翻箱倒柜地找出门需要穿的衣服。衣柜里面有着经久不息的潮湿味道,华艺仔细嗅了嗅,她喜欢这样的味道。在永无止境的潮湿中,细菌才能快乐地生活着。

华艺选了一件紫色的碎花旗袍,紫色的碎花害羞而又张扬地铺在了华艺年轻的身体上。当华艺走过院子的时候,皱着眉头问侧头看着她的小翠:“你是不是很懒?”

小翠回答:“我不懒。”小翠说话的时候,还扬起手上正在拆的五彩丝线,表明她在很努力地为主人家工作。

但是华艺仍然皱着眉头:“院子都脏到发臭了,你闻不到吗?”

经过华艺的提醒,小翠也似乎发现院子中好像的确有些臭味。于是她立刻解释:“小姐,夏天经常会有茄子辣椒白菜土豆坏掉,扔也扔不净,谁家都有这种味道的,你做小姐的当然不知道。”

华艺不再说话,扭头走了。她相信了这个解释。

但是小翠自己不相信自己的这个解释。华艺走后的一个时辰里,小翠的鼻子始终处在皱在一起的状态。因为她不断地在闻,以便不断地判断为什么会有这样若有若无的臭味。

华太太站在寂寞空洞的楼上,看着院子里猎狗一样四处嗅着的小翠。

黄包车很容易就叫到了,穿着紫色旗袍的华艺像老鼠一样迅速钻了进去。车夫的声音在挂着破布的黄包车厢外响起:“小姐,到什么地方?”

“富国街华医生诊所。”华艺懒懒地想,也许诊所里,父亲正在抱着比他小二十岁或者三十岁的漂亮戏子呢。

华艺又像老鼠一样迅速钻入了父亲的诊所。华艺七岁的时候就偷偷配了诊所的钥匙,十九年过去了,华医生居然还是用着当初的那把锁。华艺在成功地将门打开的时候,心里就有了恐惧。也许父亲真的失踪了。

华医生十九年都不换一把锁,这是一个何其惧怕变更的人。这样的人,当然没勇气去换一个老婆。尽管这个老婆是他讨厌的。就像他虽然厌恶家中的那些墨绿色的葡萄架,但是仍然惧怕如果没有那些葡萄架后,他会找不到家。

华艺呆呆地坐在灰尘肆虐的诊所里,想着突然消失了的父亲。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凭空消失了呢?

华艺找了街边的一家侦探事务所。

秘书领着华艺穿过狭窄阴仄的走廊,将她带到郭侦探面前。郭侦探看起来很年轻,并不英俊,但是鼻子很挺,眼睛很亮。华艺喜欢这样类型的男人。

郭侦探笑起来似乎也很好看。现在他就在笑着问华艺:“小姐,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华艺的视线却忽然坠到十四岁之前的时光里。曾经,一个比郭侦探还年轻的侦探也这样笑着问过自己:“小姐,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当时华艺回答:“我的猫找不到了。”

现在华艺回答:“我的爸爸找不到了。”

当时那位年轻的侦探继续保留着他的温和笑容:“没关系,我想我可以很快就让你的猫回来。”

现在这位年轻的侦探却皱起了眉头,毕竟人比猫重要得多。华艺微笑着想,重要的承诺当然不能够轻易许诺。

不过郭侦探皱起眉头思考的问题是,帮忙去找一个大活人,应该收多少钱才合适。

他们很轻松就商定好了价钱。郭侦探一向都能很快准确定位出他的顾客能给出多少钱来。而面前这个还穿着几年前流行款式的女人,要起钱来估计会更容易一些。

华艺迅速将钱递给了郭侦探。她一向是个好脾气,从不斤斤计较的人。何况对着一个她喜欢的类型的男人,她觉得自己好像更应该表现得华贵一些。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第二篇-幽灵布偶

今天是阳光幼儿园秋学期报名的最后一天。傍晚时分,林方红正要下班,就见门口进来一个女子。林方红看她面熟,那女子也在怔怔地看着她。半晌,才说是带儿子来报名的。说着就将一只布偶放在林方红面前的桌子上。林方红莫名其妙。那女子随手从身后拉过一个小男孩,说:“小虎,叫老师!”小男孩抬起头来,怯怯地叫了一声“老师好”,就将桌上的布偶拿在手中。

林方红帮他们登记完毕,那女子才告诉她,说他们没有本市户口。林方红说:“要不明早待园长上班我再帮你说说!”那女子高兴地答应了,临走时留下一张纸条,说是家里电话。又说她叫刘茵,住在东郊。说这话时,刘茵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林方红的脸,林方红不由打了个寒战。

女子走后,林方红在那里出了一身冷汗。她怎么会叫刘茵?怎么像极了那个人?难道她没死?林方红不敢想下去。再看手中的那个电话号码,只有七位数。而据他所知,本市号码前不久已经升级了,一定是她写漏了一个数。林方红追出门外,早已不见人影。去问门岗老朱,老朱言之凿凿地说,这都半天了,根本就没见有人进出。林方红在那里直发愣。她知道老朱家在东郊,就拿纸条给他看。老朱看了看说:“现在电信系统混乱,是不是那一带的电话还真难说,不过前面你加个‘8’字试试!”

林方红就拿出手机拨出这个号码,语音提示说这个号码不存在。正在疑惑,一回头,见一个布偶躺在门角边。林方红想起应该是刚才小虎手中的那只布偶,便捡了起来。原来这布偶是一个小男孩,戴着一顶棒球帽。帽檐处明显有烟火熏燎的焦痕。看着看着,林方红不由诧异起来,这布偶怎么有点像小虎?林方红把布偶放进教室的讲台上,等小虎来时再给他。

第二天一直忙到傍晚,老朱来找林方红,问她小虎上学的事。林方红一愣,问他哪个小虎。老朱的脸色极不自然,嗫嚅了半天,才说就是昨天下午来找你的那一对母子。林方红听了更吃惊,心想昨天问你,明明说没见着人的,今天怎么突然关心起来了?想了想,便不动声色地说:“那个女人精神不正常,她的话你也信?”老朱一脸尴尬,怔了好一会儿才又说道:“那个电话八位数不通,你就拨七位试试!”

林方红在那里直犯迷糊,心想老朱今天这是怎么了?听他提到电话的事,就找出昨天的那张纸条,照着上面的号码打过去。果然通了,可好久没人接。林方红的心直往下沉。考虑了半天,她决定亲自跑一趟东郊,做些预后的处理。

林方红到东郊时已是暮色四合,天上又下起雨来。她拿出手机再拨刘茵那个七位数的号码,电话刚通,刘茵就接了。林芳红告诉她,她是专程为小虎的事来的,人在东郊的公交站台,让她过来接一下。

没过多久,刘茵蹬着一辆破旧的小三轮来了。见林方红不解地看着自己,刘茵凄然一笑说:“我们住得偏,还没通车呢。您上来吧,我载你。”坐在小三轮上,林方红告诉刘茵,幼儿园不收没有本市户口的孩子,她虽然帮着说了不少好话也没用。刘茵听了这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林老师,让你费心了!”林方红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叠大钞递到刘茵面前,说:“还是带孩子回家去吧,外面生活不容易!”话音刚落,随着路边行人的惊呼,一辆失控的大货车迎面撞了过来。一阵刺耳的倾轧声过后,林方红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林方红才从昏迷中醒来。睁眼一看,竟不知置身何处。爬起来愣了好一会,才想起刚才遭遇车祸的事来。起来一看,只擦破了一点儿皮。再四处去找刘茵和她的小三轮,哪里还有?刚一转头,就见路边是一片墓园,靠路边那座墓碑上嵌着的照片很是眼熟。上前一看,那人竟是刘茵,一双失神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林方红吓得魂飞魄散。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第三篇-听来的故事

2000年夏天,我因病在湖南某市中医院住院,晚上气温高达四十度,病友们热得睡不下觉,于是,相约每人讲一个“鬼”故事来消谴。当晚,一位七十六岁的老司机,给我们说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说一件真事。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我在一家国营汽车运输公司当司机,那时,正是大炼钢铁最繁忙的时候。司机每人每天要跑十多个小时的车,十分辛苦。

一天深夜,我独自驾驶着一辆解放牌大货车向安江赶去。车出洞口县城,便进入了雪峰山脉,此地崇山峻岭,十余里不见人家。昏暗的月光下,但见路旁荒琢累累,野草丛生。据说这一带曾是抗日战争时期湘西会战的主战场,日军在此战死不少士兵。每到傍晚,常听到山沟里鬼哭狼嚎。

我不敢多想,只是紧握着方向盘,加快车速向前赶路。

车到江口地段,突见前方闪出一个人影,紧接着,那人猛地向汽车扑来,我急忙改蹬刹车,可是来不及了,车子已从那人身上压了过去,我脑子唰的一片空白,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完了,出人命了,我急忙拉上手刹,从车上跳下来。

你不知道,那时候的司机是非常老实的,出了车祸非但不敢逃跑。就连现场都不敢乱动。

我低着头往车下看了看,奇怪,怎麽没人?我拿出手电筒在四处照了一遍,不但车下没人,就连滴血也没有。我惊疑不定,刚才不是明明撞倒了人吗?怎麽会不见了呢?我又往车前车后及两边水沟仔细查看了一遍,还是没人。我怀疑自己精神恍惚出现幻觉。于是便揉揉眼睛,振作精神继续驾车前进。

经这一吓,睡眠也没有了。我眼睛死死地瞪着前方,眨都不敢眨一下。跑了不到二百米,忽然又看见一个人从路边闪出来,接着,又朝我的气车猛撞过来。这回我看得真切,连忙一脚踏住刹车。指着那人厉声骂道;‘你想死了!我俩无冤无仇,为何要这样害我?’

那人两手坠膝,双脚并立,恭恭敬敬地向我行了个鞠恭礼,然后,用一种凄凉而又飘浮的声音说:“师付,对不起,让您受惊了,我知道。您是个讲义气守信用的人,所以,有一件重要事想求您帮忙,望您千万不要推却。”

说也奇怪,我和他相距五六米远,,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听他那声音,不象本地人,看他那可怜的样子,我的气早已消了一半。我不敢下车。便问道:‘你是什幺人,我怎幺不认识你?’

那人动了动身子,只觉得一股寒气直逼过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那人说:‘您不要害怕。我实话对您说罢,我不是人,是鬼!’

听说是鬼,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身上不由得颤抖起来。小时候听人说;鬼的样子非常吓人,青面獠牙,满身血污,为了寻找替身,常常出来害人。这鬼想必是来寻找替身的,我的心几乎要从口里跳出来。这时,只见那家伙挪动了一下身子,说道:‘您别害怕,我不会害您。我叫左藤俊二,是日本人,家住日本奈良唐招提寺六十六号,我是一九四五年八月在与贵国第七十四军作战时被打死的。后来,当地老百姓将我埋在了公路边。至今,我孤苦零丁地在这里躺了十三年。我的国家早把我忘了,没有来人看过我,更没有人给我烧过一分纸钱,我每天站在这高高的山坡上,眺望着遥远的故乡,唉,已经整整十三年了!’

说着,他哭泣起来,停了一会,他又说:‘我家有两个孩子,长子叫太郎,次子叫角勇,妻子叫美智子,算来太郎今年已十七了,我到中国后曾收到妻子一封信,说是我离家的第三个月,小儿子角勇就出生了,以后因为战争就断绝了音信。角勇从生下来就没见过父亲,真是可怜的孩子,我不知道这些年她们母子是怎幺熬过来的。’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第四篇-不明火以

(一)

在这人群攒动的繁华路口,他屈身半跪,手执一枚钻戒,温柔的目光跟随着夏青,带着磁性的嗓音说:“青,嫁给我吧!”

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男性声音了吧,她这样想着,脸颊上腾起两朵红晕,害羞的点头。

逛街的人们都被男人的浪漫所感动,在女孩答应的那一刻,他们也为之欢呼。

自那以后,夏青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男友的关怀,端茶倒水,从头到脚,从早到晚。莫为每天都给她做不同口味的早餐,晚上给她洗脚按摩。

无云的晴天,太阳十分的毒辣。莫为搂着夏青,耐心的陪着她逛街,丝毫没有一脸的不耐烦。

“老公,我想去你的店里去参观参观。”夏青略带撒娇的仰头看着阳光下略不清晰的脸庞,那一刻,她突然又对他动心了一次。

莫为温柔一笑,“好啊,你走累了吗?”

“有点哎。”夏青嘟着嘴说,其实心里在期待他的回答。

“老杨,你把车直接开到我店里去。我和你家小姐再多逛逛。”莫为突然的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夏青听后感到失望,这是在转移话题吗?

莫为把手机插入口袋,走到夏青的面前,蹲了下来,将背留给了她。

“快点上来吧,我背你!”

夏青惊喜一笑,乐呵呵的附上了他的背部。心里却喜滋滋的想着:真幸运,这个男人属于我。

很久很久,他似乎并不感觉到累。夏青也没有开口要他放下来。

长时间的照射,让夏青感觉有些昏昏欲睡,身体越来越滚烫。

“呲”就像一根火柴被点燃的声响,夏青的衣服突然蹭起了火花。

“啊!好疼。”夏青手足无措的拍打着自己身上的火焰。

莫为也被烫的难受,第一时间松了手。看着那成为火球的爱人在地上不断尖叫打滚,他心如刀割。急忙脱下外套拍打着夏青,企图熄火。

而火焰越烧越大。

周围已经围了好些人,有些甚至拿手机拍照。莫为气的大骂,伸手就将一位路人的手机摔在脚下,狠狠地踩了两脚。“别拍了,别拍了!你们就不会帮忙救人吗,哪家有水啊,提水过来。”

“老公,救救我,我好疼!”夏青虚弱的声音传进莫为的耳朵里。

他一边安慰守护,一边寻找路边有没有水龙头。他鼻间汗水密密麻麻的挤在一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水来啦!”不知是谁这么一叫,救命稻草一般,一桶清水从天而降,正好落在夏青的身上。

周围的人全都散开了。

火熄灭了大半。

而一股子的异味却散发在空气里。

“不好意思,那洗脚水也是水,你既然需要帮忙,我就倒了。”一道憨厚的笑声从楼上传来。

听到这话,一些围观群众捂着口鼻私底下议论,还带着刺耳的笑声。

他皱眉冷哼,横眼看向众人,表情阴鸷。

120来了,将浑身烧的漆黑的夏青抬进了车里,莫为也钻了进去。

(二)

医院里,经过医生紧急处理,夏青全身有百分之七十的烧伤,需要做植皮手术。对于钱,他们从来不缺少,所以立即进行了治疗。

之后,夏青全身裹着纱布,像个木乃伊一般躺在床上,在昏迷中沉睡。而莫为寸步不离。

警方也不清楚夏青为何大庭广众下身上突然蹭出火花,几番调查下也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引起怀疑。

夏青醒来时,莫为正支着手睡着了。她看着莫为眼角的疲倦,浓重的黑眼圈十分显眼。眼睛微微湿润,她抬手想摸摸莫为的脸庞,牵扯到伤口,本能的痛叫,惊醒了莫为。

“你怎么样了?”莫为面带焦急的问道。

夏青扯出一个微笑,摇了摇头。

“怎么不睡了?”莫为起身为她掖好被角。

“睡不着了。莫为,我想喝水了。”夏青微笑着看着莫为。

“好!你等等。”莫为转身去饮水机盛水。

这天晚上,天色特别的亮,繁星点点,月儿也完全探出头,看着病房内那一幕幕场景。

全身缠满纱布的夏青躺在病床上,青绿色的火焰从床上森森腾起。

被火焰灼痛过一次的夏青恐惧害怕的尖叫,这种痛她怎么能忍受。她面色狰狞,她挣扎着想起床逃跑,可是毫无无用。纱布禁锢了行动,她想向莫为求救。

而莫为手机拿着盛好水的水杯,愣愣的站在水机旁,眼泪如断线的珍珠。

“哥,你真的爱上她了?”一阵冷风吹来,房间的温度骤然冷下来,房间的灯管突然炸掉,那声音中夹杂了太多冷漠。

而他的身旁凭空出现了一个全身带着火焰的女人。

“想去救吗?”女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莫为。

那样子让他身体一冷,皮肤上的鸡皮疙瘩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冒出头。

“那就去啊!”这一句是女人吼出来的,带着强大的劲力,莫为就这样无故的升空狠狠地撞到墙上。

莫为弓着腰,面露苦涩,“莫青,你还想怎样?你伤了她,同样也伤到了我。”

那位叫莫青的女人,呵呵一笑,“你别忘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要的不过是让你为我报仇雪恨而已。”

“不,她是无辜的,而你,已经沦为了恶鬼。”莫为支撑着站起身,看着奄奄一息的夏青,他奋力扑了上去。

抱着夏青,轻声呢喃“我相信这世上存在鬼神,如果你已死,请你与我共用一身体和心脏。”

“疯子!”莫青看着自家哥哥奋不顾身的样子,她终于动容了,收了火焰,转身离去。

“他的证据我全部收集到了,就藏在珠宝店的其中一个抽屉中。”莫为对着妹妹离去的方向感激一笑。

夏明园是一位富豪,而莫青是一个农村姑娘,两者本来不会有交集,但因为哥哥喜欢设计,为了让他梦想成真,所以跑去城里打工,傍上了大款,当了地下情人。而这位大款——就是夏青的父亲夏明园。

就这样,暗地里她不断打钱给莫为,明面上莫青一直不肯与莫为见面,就算偶见,也会装作不认识。她不想给自己的哥哥抹黑。

时间一长,莫青无意中发现夏明园走私毒品的证据,正想拿证据去报警的时候,夏明园却派手下暗地里将她折磨致死。死前她带着不甘和怨恨。

夏明园的脖项上常年带着护身符,莫青无法近身。于是她把主意打到了夏青的身上,让哥哥莫为去勾搭夏青……

这事过后,莫为坐在藤椅上,他的左手握住了右肩,就像情人那般……

谁又能想到,莫青是一位便衣警察呢,不仅是为了她哥哥的前途,也是为了查案啊。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短篇鬼故事第五篇-鬼境

世界上有很多我们无法解释的事情,比如说,明明有些地方是我们能常去的地方,可有时,会感到突然陌生,又有很多地方,明明没去过,可又好像在哪里干过什么。

已经十一点了,老王却还在公司加班,出了办公室老王送了一口气,心想:明天再把这几份资料交上去,就可以好好放松几天了。老王走到了打卡机跟前,按了一下食指,可什么反应都没有。老王边按边骂:妈的,这都是多少年前的机器了,怪不得反应这么迟钝。老王含了一下食指,有安了一下,嘀 老王笑了一下:还是这招管用。

老王慢慢的走向了电梯,老王按了一下,电梯下来了,老王正准备走进来,可门却突然关上了,老王有按了一下可电梯还是开开了一下就关上了,老王连续试了好几次都是这样的,老王急了,怀疑自己是遇到鬼了,便趁着门开的那一瞬间,挤了进去,进去以后一看,原来门边上有个老头,老王看见了,骂了一句,自己过去按了下楼层,过了二十几秒,到了,老王没看眼前便走了出去,回头一看,发现自己走进了一个虚空,而电梯门在自己对面老王赶紧走过去可是还是没赶上,老王拼命的锤门,可没反应,这时候,外面那个老头在跟另一个人说:那电梯坏了刚才自己连开连关的,真是的我还以为是撞鬼了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897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