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兔子 短文 长篇 小熊 狐狸 甜蜜 
广告位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6篇

本文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精选6篇]由情侣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校园中的鬼故事电影、11则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短篇恐怖、大学校园鬼故事等故事内容,就到情侣故事网!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第一篇-跳舞的风流鬼

社区老年活动中心组织了跳舞活动,每天晚上在我们小区广场跳交易舞。

开始我只是一名观众,在月光下,听音乐看着一对对的舞者,翩翩的起舞也别有一番新情。越看越觉得充实多了,晚上我不再陪孩子学习,也不再看电视剧。

这天我又早早来到广场观看欣赏,里面有一个年轻的男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一米八的个头,穿一身笔直的西服,随着音乐轻舞,有时轻云般地慢慢移动舞步,有时又像疾风样的旋转,仿佛要舞出一个香甜的世界。

真是潇洒,怎么他也来跳舞,这里跳舞的可都是退休的老同志啊,你看他们个个体态臃肿,有的还秃了顶。这人怎么这么年轻漂亮,真是个帅哥。

“小姐,请一起跳一曲吧?”他热情地邀请我。“对不起,我不会跳。”“来吧,我教你。”

他边说边把我拽进了舞池。我不知怎么就听了他的,跟着他入了场内。他拉着我的手,我感到他的手是那么凉,他的脸也特别的白,是长的白还是灯照的呢?

他先教我走三步,我时不时的还会踩到他的脚。跳完一曲,我身上出了汗。

他告诉我他叫迟锋,在花园小区住。我也做了自我介绍:“我叫月,就住这个小区。”

迟锋教我一周,我就跳的自如了。我们在这里是最年青的舞伴,也是跳的最好的。还加些小花样。

每天吃过晚饭,我都梳洗打扮一番,赶紧来到小区广场跳舞。是迟锋的俊朗的吸引还是舞曲的吸引,我也说不清楚,我觉得有种力量在吸引着我。怪不得人们常说刚学会跳舞的人最有瘾了。

冬天里,天气冷,我跳的满身是汗,也真是锻炼了身体。我真佩服迟锋的舞功,不管跳多长时间就是不出汗。跟着他跳,我的舞功长进真快!心情也好到了极点,又找到了初恋的感觉。迟锋不但舞跳的好人也很幽默,跟他在一起,就是感到快乐,不像我老公一天死气沉沉的,没有幽默感。

在二月十四日,我们跳完舞没有急着回家,因为知道是情人节。

都十点多了,大街上行人还很多,都是双双对对的。迟锋送我一束玫瑰和一盒巧克力。

我收下了,心里很高兴,心想是不是该确定我们的情人关系了。我拉他向一个宾馆走去。在大门口,他怎么也不肯进去。我疑惑,难道他不想么?他拉着我的手,两眼含情的望着我说:“月,我可能明天不能陪你跳舞了。”“为什么?是不是你老婆不让?”“不是,也是。”“什么意思,你怕你老婆么?”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明月,说:“你跟了我不好,我不是好人。”

他一阵风样的走了,我拿着他送给我的鲜花和巧克力心灰意冷的回了家。

丈夫一见我这么晚才回家,很生气,说:“你还回来干什么,住在外面算了!”我拿出了那一束玫瑰花给了丈夫,“老公,今天是情人节,别吵了好吗?”丈夫见了我手里的鲜花,知道我心里还是有他,也就消了气。我又悄悄地到了孩子屋里,盖好里蹬掉的被子,把巧克力放在了他的床头。

我忧郁是不是还去跳舞,还去见迟锋。

我还是吃过晚饭去了舞场。迟锋没来,我等他,有别的男士邀我跳舞我没答应。只等到散了他也没来。第二天,迟锋也没来。第三天迟锋还是没来。

我不知他出了什么事,只是感到心慌。我决定去找找他,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到了他的小区,以前他给我说过好象他家在30号楼303单元。

在我走过他家门口时,看见了一个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和迟锋长的真像,是他儿子吧。

一问还真是:“小朋友,你是迟锋的儿子吧?”“是啊,你是谁呀?阿姨!”“我是你爸爸的同事,你爸爸怎么今天没来上班?”我撒了个慌。

孩子吃惊的看着我说:“你撒谎!”“怎么他今天上班了?”我也不能说他怎么不去跳舞呀,又说:“那你爸爸现在干什么去了。”“他陪我奶奶去了。”“还是没有上班呀?”“他怎么还能去上班!”“怎么?”“你是真装糊涂吗?我爸爸都死了三年了。”我浑身一惊,问道:“你爸爸不是经常在小区广场跳舞吗?”小男孩继续回答:“是啊,我爸他是一名司机,活着时爱跳舞。”“那你说陪你奶奶去了呢。”“来阿姨我们坐这谈谈吧。”他把我带到小区的公园,坐长凳上给我讲了他爸爸的事。

原来迟锋在三年前得了急性心脏病不治身亡,老家还有年迈的母亲。他妻子怕老人受不了打击没把这事告诉他妈,当老人来电话时就告诉她全家都很好,迟锋工作忙没工夫回家。

这三年都是孩子和他老婆常回家。迟锋他死后火化完都没下葬,也没告诉老家。前几天,迟锋的母亲由于体弱多病又到了年龄,再加上想儿子,天天吃不下饭,咽了气。家里人才把迟锋的骨灰和他母亲一起下了葬。

天哪!太吓人了,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我怎么也不会想信世上还真有鬼!我竟和鬼交上了朋友。

我别过了孩子,急冲冲回到了家,好好用热水冲了个澡。

从这以后我吃过晚饭,再也不出去跳舞了。我全心全意地做起了孩子的陪读。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第二篇-理发厅

一、

小的时候总爱剪平头,而且都是妈妈带着我去找一位熟识的朋友理!有一次,她一边剪我头,一边和我妈妈说一件怪事...

说的是她前几天~在家看完电视后,大约十点了,因为她老公还没回来,她就坐在理发椅上面眯觉,突然~有个女子慌慌张张跑进来要做头发!那女子又拿一个红包给她,她便知道是有喜事了!(这是礼俗)

她打量了那个女子,身上穿的是一件很老式的白色上衣,而且还有一点破,而头发呢?又干又硬,就好象很久都没洗头了!她往屋外一看,太阳好象要下山了!但她就觉得很奇怪?她印象中好象都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怎么还有太阳而且那女子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怪味?好象东西腐烂的味道,又好象很久没洗澡!且头发都超过了腰际,那女子要剪短发,而且显的很兴奋!理发师边做边和她聊,那女子说:她等一下就要出嫁了,那男的得到家里人和老婆的同意,终于能娶她了,她和他辛苦的也总算有代价....

理发师听了就有点迷糊?而再详细问一些,那女子就不在说了,她帮那女洗了头,然后~又建议一些样式等等。饿那女子也还蛮近人情的,说要发喜帖给她,理发师笑笑,当她转过去拿东西的时候,她发现日历上写着~今天不宜迎娶,快到四点时,那总算赶好了!那女的临走前还说从以前就最喜欢让她来剪头了!她就想~有吗?她有剪过她的头吗?然后她又坐在椅子上睡了。

早晨醒来时~她丈夫正看着她,她丈夫跟她说她昨晚一个人,自己在那边自言自语,又拿工具在椅子上,好象在替人做头发,但都半夜三四点了,哪有人?椅上也没人!是不是她太累了!她把经过跟丈夫一说,丈夫只是笑~直到她拿出那个红包(变白色了)两人才相信见鬼了!!白包内还有几张冥纸呢!!

隔两天~她终于知道怎么一回事了!那女生以前是住这里的,十岁时死掉了!在阴间和一位阳世的人相恋~那男的也算是异类!三十多岁,晚上睡觉时就和那女子相会,而醒来时,就和阳世的人差不多,也就是说他有两个世界啦!据说在梦中是他的前世,和那女生是鸳鸯命,再续前世缘,基本上大概就是这样啦!产生了一篇不太恐怖的鬼故事......

后来我问她:那阿姨,你有没有去吃喜酒??

理发师:当然有啦!~好热闹!~

我想~那部份不太恐怖,而且为了怕被人说笑话,

而且打的手指快已经断掉所以呢,故事就到这吧.

二、

我们村子,有家理发厅...一般都是客人若明天有事,就都会在前天晚上将头发作好,隔天便不用再麻烦整理了。

这天理发厅的客人很多,都干到凌晨二点多,有次老板娘送走最后一位客人,正要关门时~突然有位长像很清秀的小姐走来,这小姐看来好象正在赶时间!她跟老板娘说她在赶时间!要在2:30离开~老板娘见状,就只好答应她了。在头发时~一般老板娘照例会跟客人闲聊几句....

问:小姐~你是那儿人啊?好象没在这村里上看过你哩?!

那女子便笑笑的说:最近才搬来的~今儿正好有事才在这时出来~

老板娘就好奇的问了:小姐~那你是住那儿咧?

女子客气的回答说:就在这路上往村外直走~等过了村门转个弯就到了。

等做完了头发,那女子拿了张大钞给老板娘,且要她不用找了还直跟老板娘道谢!说完便又急急的走入黑暗中~老板娘由于太累了,就随手把钱用东西先压在柜抬上.打了个哈欠.关门后便去睡了。

结果隔天早晨起床后,发现压在柜抬上的钱~~竟是一张纸钱!

老板娘还以为怎么那个小姐在骗她!便想去找她理论...!

便往那女子说的地方去找那女子.

等走出村门再再转弯....老板娘走着走着,"嚘~~?"

她面对的不是别人的家门口,

而是一个新修的坟!上面还有逝者的照片....

"咦~?是那个小姐啊~~"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第三篇-早餐(短)

还有两个多月,梓杰和莉柔就要结婚了。一切都装置的差不多了,只是两人仍住在一栋旧楼里,就等着结婚搬到新家了。

好事将近,却偏偏发生了一件让大家都出乎意料的事。一晚,梓杰在半夜两点钟左右,坠楼身亡了。

警方经过详细的调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初步定论,由于阳台的一角损坏程度颇大,致使梓杰在半夜收取晾干的衣服时,不慎失足坠楼。

莉柔哭得死去活来,怎么也不肯相信梓杰就这么去了。几天下来,原本丰盈的脸庞也开始日益消瘦。整天以泪洗面,心痛的埋怨着梓杰,嘴里经常念叨着,你为什么要在半夜收衣服,你为什么要在半夜收呢……

莉柔的好友茱叶也很难过。莉柔的父母又正好出外旅游了,一时也无法联系。看着整日悲痛的莉柔,茱叶又怕她一时想不开,于是便请了假,整日陪在她身边。

莉柔开始变得精神恍惚,常常魂不守摄的抱着梓杰的相片喃喃自语,为什么我会忘了把衣服收起来呢,梓杰,你为什么要在晚上收呢,白天收不好吗?

茱叶看在眼里,总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为了让莉柔好起来,茱叶想尽了办法带她到外面散心。渐渐,莉柔也开始慢慢接受梓杰去世的事实。

在梓杰葬礼的那天,下起了小雨。茱叶不敢带莉柔去,生怕她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的情绪又变得歇斯底里。幸好莉柔也没有提起此事,或许承受不起打击的女人最喜欢逃避现实吧。

每晚,茱叶都会煮一杯牛奶给莉柔。可多半时候,莉柔都不肯喝,反而逼着茱叶喝下去。茱叶喝完牛奶,便睡得格外香甜。

一早醒来,莉柔倒做好了早餐。一片吐司加两个煎荷包蛋。

莉柔的精神也比前几天好多了,脸上偶尔会挤出一丝笑容了,虽然那个笑容十分勉强。

吃了几口,茱叶觉得这荷包蛋的味道似乎有些怪怪的。

莉柔咬了一口吐司说,你怎么那么早起来做饭呢,这些东西再热一下就不好吃了。

茱叶心里叹口气,莉柔的这个心病,真是不轻啊。

第二天早上,莉柔早早的就把茱叶叫了起来,拉着她走进厨房。厨房里的用具乱成一团,简直像有小偷光顾过。桌上明明摆着两盘煎好的荷包蛋,茱叶摸了摸,早已凉了许久。莉柔哭笑不得,你做饭怎么这么可怕呀!茱叶差点脱口而出,这不是我做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吃完早餐,茱叶装作随意一问,你和梓杰平时早上都吃些什么啊?

莉柔停止收拾,眼神直直得望着窗外,每天早上,梓杰都会煎荷包蛋给我吃,就像你这几天给我做的一样,可是……唉……

茱叶只觉得后背涌上一丝凉意,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茱叶想了几天,觉得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看多了灵异故事的她,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暗自猜测,难道是梓杰太爱莉柔,每晚回来给她做饭吗?只怪自己每晚睡得太死,什么动静也没有听到。

今晚,就是梓杰过头七的日子了。临到晚上,刮起了风。莉柔一反常态,吃过晚饭,早早的就上床睡觉了。趁她睡熟,茱叶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整间屋子亮亮的,这才有些安心了。

快两点了,电视里好一点的节目都演完了。茱叶拿出一叠白天租回来的影碟,打了个呵欠,继续看了起来。外面的风刮得很大,侧耳仔细倾听,还能听到“呼呼”的风声。茱叶*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到梓杰从电视机里钻了出来,嘴一张一合的,说了很多话。

一阵怪笑,把茱叶从梦中惊醒。电视里正在放周星驰的搞笑片子。看了看表,差十几分就三点了。

卧室的门开了,莉柔半睁着眼睛,身子僵硬的走了出来,似乎没有看到客厅里的茱叶,直接拐到了厨房。

茱叶感到有些奇怪,起身悄悄的走进厨房。她就这样怔怔地看着莉柔把厨具翻得乱七八糟,煎好四个荷包蛋,然后又慢慢走回卧室。

第二天,茱叶陪莉柔去了趟医院。莉柔这才知道自己早已患上了梦游症。

茱叶知道,莉柔在潜意识中,还是无法接受梓杰的去世,一次又一次的在半夜煎荷包蛋,仿佛梓杰从未离去。只是,她不忍心告诉莉柔自己昨晚做的梦,那个梦到现在还让她记忆犹新。

谁都知道,如果把正在梦游的人叫醒,是会吓死梦游人的。可没有人会知道,梓杰早就发现莉柔遗患有梦游症了。就是那晚,莉柔半夜梦游走到阳台去收衣服,梓杰怕她出事,就抢先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阳台的缺角处,以防不测。莉柔却毫不知情的,亲手把他推了下去……

可怜……可惜……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第四篇-埋活人

话说有一座小镇,当年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小镇里的人吃野菜,啃树皮,差一点儿人吃人。

而有一个16岁的女孩子叫谭小红,因为贪吃一个煮熟的鸡蛋,差点被活埋而死。

那天,谭家惟一的母鸡下了一个鸡蛋,饿得发晕的谭小红看见鸡蛋眼都绿了,一个人在家偷偷煮了吃。蛋清先吃进肚去,这时却听见其母谭大妈回来的声音,慌乱中把鸡蛋黄扔进嘴里,谁知这鸡蛋黄不上不下正卡在她喉咙里。

母亲推门进来,见女儿脸色不好就问:“你的脸咋这么黄啊?”

谭小红说:“我有点儿不舒服。”

说完她便晕倒在地,谭大妈急忙请人抢救,谭小红却再没有缓过气来,家人认为她已死,就安排后事,准备埋葬。

当地风俗,未成年人夭折,要在死人枕下搁些钱,以求她到阴间打通阎王爷,好早些转世为人。谭大妈可怜女儿,一个黄花闺女,还没享受人间种种妙处就死了,于是狠一狠心,东挪西借300元,放在棺材里女儿的枕下,家人亲戚嚎啕大哭把谭小红埋了。

谭小红有一表舅名叫许大憨,是个出名的吝啬鬼,他亲眼见表妹把300元钱压在了外甥女的枕下,觉得钱埋地下实在可惜,就想去偷取出来。

第一天走在半路,想着自己去盗外甥女的墓,与理与情说不过去,就转回来。

第二天走到坟前,看见表妹在那里伤心地哭,想表妹40岁上没了女儿,老了连个端屎倒尿的人都没有,真的太可怜,忍不住陪表妹落下几滴眼泪,坟当然也就没有盗成。

到了第三天后半夜,许大憨终于忍耐不住,来到坟头,看左右无人,又月黑风高,正是作案时候,于是伏身埋头开始挖掘,终于扒开坟墓,掀开棺材,只见谭小红面色红润,仿佛睡着一般。

许大憨见枕下300元仍在,也不多想,用一根吊带绳,一端挂在自己项上,另一端绕在谭小红脖子上,他腰杆用力一挺,谭小红的上半身就被带起来,许大憨伸手从谭小红枕下取出300元。

忽然,只见仰起身的谭小红猛一张口,一枚圆东西飞出来,正击在许大憨脑门上。

真遇上鬼了,许大憨吓得“妈呀!”大叫一声,扔了钱,脱了吊带绳撒腿就跑。跑回家,脸色苍白,媳妇闻到一股臭味,仔细一瞧,原来许大憨被吓得了一裤子屎。从此,许大憨就拉起稀来!

而那谭小红其实原本就没死,只不过让一口气憋在心口了。埋到地下后,受了三天凉气侵袭,再加上许大憨挪动她的身体,憋闷在肚中的气就被迫往外冲,她一张口吐出那枚蛋黄,那口气也缓过来了。

谭小红睁开眼一看自己在棺材里躺着,心想我怎么在这儿躺着呢?身上挺冷的,她就赶回家,拍门喊娘。

谭大妈一听是女儿的口音,吓一跳说:“深更半夜你是人还是鬼?我是你妈你可别来吓唬我!”

谭小红说:“我没死,我又活过来了。”

谭大妈急中生智说:“你把手隔门缝,伸进来我先看一看再说。”

谭小红就把手隔门缝伸进去,谭大妈猛然用针一扎,疼得谭小红缩回手大叫说:“妈,你怎么拿针扎我哩?”

谭大妈说:“我用针扎一下,如果流血,就说明你不是鬼!”

谭小红又把手伸手进去,谭大妈一看,果然有血。母女俩开相认。

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们听说谭小红死而复生,又活过来了,纷纷前来祝贺。唯独不见谭小红她表舅许大憨来。

谭大妈抽空回了一趟娘家,见到许大憨就问:“小红死而复生,从阎王爷手中捡回条命,你这当舅的咋不去祝贺呢?”

许大憨说:“我这两天患重感冒,拉稀不止。”

谭大妈关心地问:“你这是怎么得的病?”

许大憨满面惭愧地说道:“表妹,真对不住你,埋了小红后,我一直惦记着那300元钱,觉得可惜,第三天就去扒开坟墓要取回来,没想到小红突然张口,吐出来一样东西,把我吓得半死……”

而谭大妈则大笑说:“哥啊,这样说来,小红还得谢你哩,要没你把坟扒开,小红早就被活活憋闷死了。”

那300元最终还是被谭大妈送给了许大憨。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

吓唬女朋友的鬼故事第五篇-七月半之阴魂娶妻

婚姻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美好而又渴望的,现实中我们也都会牵手另一半共同步入婚姻的殿堂,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为她戴上那一枚禁锢三生的戒指。但是那些没结过婚而又早逝的人呢?他们孤零零的在这世上走完了属于他们短暂的一生,以至于在闭眼入棺之时都没能如愿的牵起生命中的那个她,最终遗憾夹杂着幽怨在他闭眼那一刻而久久不得安息,以至于流恋午夜红衣,游离在夜半钟声之间……

这是一个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真实故事。我初次见到陈艳是在一次灵异群(34356744)组织的“鬼友”小聚会上。陈艳名如其人,那天看到她的时候一袭红色的连衣裙,搭配上粉红色的高跟鞋,因为当时喝了点红酒的缘故,脸颊两边微微泛红,确实给人有一种无法拒绝的妩媚。

“听群里的朋友说,你是位大记者,专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陈艳拿着酒杯来到我的身边,其身上散发着一种女性特有的味道,而体香就似她手中端着的那杯酒般清新香醇。

“大记者?呵呵,美女你也太高看我了。大记者谈不上,如果说是关于写些稀奇古怪事情的话那我倒是略知一二。”

“那大记者有没兴趣听一下我的故事呢?”

听她那么一说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当时之所以参加这些群的聚会,是因为我在与他们的聊天交谈中可以听到一些光怪陆离的故事。

“既然美女这么看的起我,那我也不好意思拒人于千里之外啊,愿闻其详。”

陈艳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拿起手机看了下屏幕,然后又轻轻的放了回去。

“又到了每年的七月半,你知道七月半,午夜红衣,阴魂……娶妻吗?”陈艳嘴唇靠到我耳边轻声的说道,然后轻挑的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

虽然室内打着空调有点冰冷,但当从她口中听到那几个字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此时她的气息就犹如那一来自冰窖的冷气,空洞而又有寒意,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

陈艳坐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平静地说道:“我都不知道和他是怎么相识的,然后相爱的。现在我只知道每次看到他都有一种莫名的开心甚至愿意为他去死,但又隐隐约约的觉得他仿佛都一直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似的,似有似无,似梦非梦。”

现在的陈艳已经完全沉浸在自我意识之中,而此时的我在她眼中已是空气,她继续自我叙述道:“昨天晚上他向我求婚了,虽然我的心里是极不想嫁给他的,但昨晚我的嘴却出卖了我,让我无法拒绝地答应了他的求婚,而婚期就在这个月农历七月十五。……从遇见你那晚起,你说你喜欢我穿红色的睡衣睡觉,喜欢看我穿红色的衣服生活,因为我穿起来像极了你心目中的新娘……那天开始我就特意为你穿上了红衣服,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嘻嘻嘻……嘻嘻嘻……”

陈艳说着说着诡异的笑了起来,她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正前方,空洞毫无半点生气,仿佛眼前就站着一个人在接受她深情表白似的。

“这是我家的地址,还有3天就是我的婚期了,到时候我结婚你一定要赏脸来参加啊。”说完,陈艳站起来提早的离开了这次聚会活动。

看着陈艳给我的结婚地址与日期时间,我感到很奇怪。时间农历七月十五23:50分,地址白云小区4幢701。哪有三更半夜举行婚礼的。我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与诡异性。

农历七月十五,23:00分我和灵异群的群主一起来到了陈艳的家门口。正如我所预料到的一样,深夜小区楼道里静的出奇,根本听不到半点宾客吵闹的声响,更不用说结婚了。但最后我们还是按响了陈艳家的门铃。

“你们来了,麻烦你们帮我妆容化一下吧,不然来不及了,还有半小时他们的花轿就要来了。”

在开门的一刹那,丝丝刺骨的寒意一阵一阵的往我骨子里钻,直入骨髓,让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而陈艳今天晚上也确实十分的妩媚,确切的来说妖艳应该更加的合适吧。红色的睡衣配合着直发上几朵点缀的红花,因为妆容已经化了一半,原本就好看的脸蛋配合着被口红染成了鲜红的嘴唇,确实像极了古代即将出阁的新娘。

“我相公说他喜欢我化苍白点的妆容,麻烦你了。”

我示意群主将摄像头摆放好,然后按照陈艳的要求在化妆镜钱慢慢的给她上粉。房间静的出奇,但又刺骨的阴冷,此时我的毛孔已经冷的全身竖起了鸡皮疙瘩,由于房间没有开灯,我只能借着窗口的月光在她脸上摸索着。

经过了20分钟左右,按照陈艳的要求终于化好了。惨淡的月光撒洒在陈艳的脸上,使原本就苍白的脸庞变的更加毫无血色,唯有那鲜红的口唇与那一身艳红色的睡衣显得格外的显眼。

“我好看吗?”

我刚想回答,没想到陈艳自己就接过了话茬:“只要你喜欢就好。”仿佛这房间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存在。

“从我们农历七月初一那晚相识到今晚结婚,时间过得真快啊,一下子15天就过去了,我都还没来的及准备好呢?”说完陈艳娇羞羞的低下了头如少女般羞涩。

“原来那晚我穿红色睡衣有那么的迷人啊,嘻嘻嘻!只要今晚我们成亲了,那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做你的新娘子,让你不再一个人孤零零的游荡了。”

听着陈艳的自言自语我也大概明白了一些来龙去脉,但此时听着陈艳的话,我也越来越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生怕突然间陈艳做出什么傻事来。但最终越不想看见的事还是发生了。

只见陈艳伸出手好像被谁牵着,一步一步,慢慢地向着窗口走去,但此时她的嘴角却扬起莫名的笑容,一脸幸福的感觉,仿佛现在的她好像正牵着新郎的手,走向婚姻殿堂似的。

1步,2步,3步……,和窗口越来越近了。

“陈艳!陈艳!”任凭我是如何的在她身边叫唤,此时的陈艳是一点反映都没有,她还是一步一步的,直愣愣的向着窗口走去。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毕竟平时也见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此时我好像也明白了些什么。

“你都已经死了,这已经是事实了,为什么还要祸害无辜的人呢,她这么的年轻漂亮。尘归尘,土归土,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

“我要娶她,我要她做我的老婆,我一个人在阴间游离太孤单了。”此时陈艳的嘴里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纵使我刚才已有充足的心里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但你何必偏偏要为难她呢,她和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晚上你带走了她,她也有家人的,她也有好友的,何必又让那些往生者在尘世间因为她的死而伤心难过,重蹈你的覆辙呢?如果你有未了的心愿,我们可以帮你。”

“我只想结婚,农历七月初一的子夜我看见她身穿红色睡衣,像极了新娘,所以我要娶她,我想和她结婚,一个人在下面太孤单了。”

“要不你先回去,我答应你晚上在整点前给你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冥婚,完成你的心愿,再说你也不想害死这么一个无辜的人对吧?”

“好,今晚子时前一定要帮我成婚。”

过了会陈艳恢复了理智,我和群主将刚才发生的事长话短说告诉了她,她听后也是一阵后怕,接着我们又慌慌忙忙地找来了一只公鸡的图片,给那孤魂办了场风风光光的婚礼。

在经历这一件事情后,陈艳再也不敢在晚上穿着红色睡衣睡觉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93 Second.